学术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交流>学术讲座
明清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及其品种的鉴别问题探讨
2014-03-10    点击数:3342    高峰

高峰(苏州市职业大学艺术学院  215104)

摘要:对明清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及其品种的鉴别,至今仍难有行之有效的断代方法。因此,有必要以历史资料为依据,用历史发展的眼光,把握黄花梨家具的发展脉络,对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及其品种的鉴别问题进行讨论。

关键词:黄花梨家具 ; 材质  ;品种;  鉴别  

黄花梨家具产生在明末清初时期,它基于一种优良花梨木的材质,以自然淡雅为鲜明的外表特征,完美体现了明式家具的时代风格。在经历了兴盛发展之后,清代中期它逐步被以深色调子为特点的清式家具所代替。今天我们看到一件有200年、300年、甚至400年以上的古老家具,就仿佛面对一位上百岁的老人,它在用它自身独特的语言诉说着时代风貌和变化。对于明清黄花梨家具的鉴别,我们现在还很难找到完全行之有效的“断代秘方”,只能以历史发展的眼光,根据史料作出分析,按照古老东方人的世界观,在把握家具总体风格的基础上对它作出解读。以下就明清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及其品种鉴别问题作一探讨。


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上海博物馆藏


一、关于明清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问题的分析

黄花梨一词最早出现在艾克上个世纪40年代所写的《中国花梨木家具图考》中,在谈到家具的用材时,艾克说:“从宋朝或甚至更早以来,直到清朝初期,高级花梨木一直是制造日用家具的常用原料。由于同一商业名称内包含了多种不同种类,这种木材的植物学鉴别问题更为复杂。它包括优美的明代和清初家具的黄花梨;在较晚期,特别是19世纪初叶的简朴家具中常用的、幽暗的黄褐色的老花梨;以及实际属于红木群的新花梨。”在这里,艾克告诉我们,在中国花梨木家具的历史上,不同时代应用了不同的花梨木材质,明末清初时期使用的是黄花梨。在此笔者提出自己的看法,艾克先生对黄花梨的定位只安排在了历史时间表的纵轴上,这是使当今人们对明清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产生太多迷惑的重要原因。其实同一历史时期存在着不同的花梨木,不同种类的花梨木也都有用来制造家具的。濮安国教授在他《明清苏式家具》中就曾经说:“明或清前期的花梨木家具不能全是采用海南檀制作的所谓黄花梨家具。”明末清初时有黄花梨也有花梨木,清代中期、清代晚期也是这样。艾克先生是中国古典家具研究的开拓者,他最初是由认识黄花梨家具进而开始研究黄花梨木材的,此后的家具研究和爱好者同样也是这样。为了明确区分明式老的花梨木家具与以后使用新花梨木制作的红木家具,他使用了“黄花梨”这一名称。黄花梨木不同于新花梨木,黄花梨家具也不同于红木家具。基于这两点,艾克又说:“老的花梨木家具的木料,无论其颜色深浅,通常指明是‘黄色’,以形容所有真品共有的色泽。这种色调带有如同金箔反射出来的那种闪闪金光,在木材的光滑表面上洒上一片奇妙的光辉。”“红木群中的所谓新花梨,通过适当处理,可以作成有些像年久色泽转深的真花梨。但是,真正黄花梨木的金色光泽和斑纹都无法以人工仿造。”黄花梨家具与红木家具,一黄一红形成了家具显明的区别,虽然现实中的黄花梨家具也有的颜色红褐,然而艾克此处用如同金箔的闪闪金光的诱人描述,一是表达黄花梨木材优质细腻有光泽不同于新花梨,同时也是在表达黄花梨家具纯净浪漫的艺术风格。 艾克以一件黄花梨家具的局部图片为例并作了进一步描述:“版1的马蹄足所表示的可能曾是明代的最优质花梨木例子。其木料作琥珀色,纹理致密并带有节疤;它有深色的条纹和一种清楚而有时奇特的线性花纹。有时可能看到木质呈斑驳状和云雾状。” 从注重对花梨木天然美丽属性表达的黄花梨家具,到追求紫檀暗色调的新花梨红木家具,中国古典家具也就完全进入了一个新的风格范畴,体现了新的时代精神。 红木家具中的花梨木木材纹理也被掩盖而呈深暗色, 家具器形和装饰同时都发生了变化,这使我们在面对一件古旧花梨木家具作出判断时提供了更为广泛的认知。 


可拆的展腿桌


历史上的花梨木家具用材的多样性是毋庸置疑的,不同历史时期人们采用了不同的花梨木,同一历史时期内也存在着不同产地的花梨木。 艾克很具体地描述了一种黄花梨木材, 但是在花梨木多样性的前提下,对黄花梨木材的认定就有更多的不确定性,我们以海南黄花梨为例。中国与南洋各国经济文化的广泛交流,是明代盛世之时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线,大量外来物产的引入,给中国内陆家具制造业注入了新的生机。这一时期人们都以追求木材自然质地的情趣为时尚,崇尚花梨木、紫檀木。这时的花梨木来源有占城、暹罗等国朝贡或进口的,也有海南的;还有广东、广西及其少数民族地区的花梨木。清王朝建立后,因改朝换代的动荡,南方的许多港口遭到了破坏,许多对外贸易受阻,史料中朝贡和商品进口的景象已是暗淡消退。这时对海南等地区花梨木的记载仍有可见,海南的有被称之为“与降真香相似的花梨木”,如清代中期《南越笔记》卷十三云:“花榈色紫红,微香。其文有若鬼面,亦类狸斑,又称花狸。老者文拳曲,嫩者文直。其节花圆晕如钱,大小错者佳。《琼州志》云,花梨木产崖州昌化陵水。” 乾隆31年 “每年例办进贡花梨、沉香,向系差票赴黎购买……”《琼州府志》物产木类“花梨木,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有微香,产于梨山中。” 至光绪34年《崖州志》中“州属材木”的记载:“花梨,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气最辛香,质坚致,有油格、糠格两种。油格者,不可多得。”在同书“紫荆”的一条记载说:“紫荆......道光以前,时或有之,今已罕见。”等等。说明在清代有采用海南或不是海南的与降真香相似花梨木制造的黄花梨家具,并不都是时代较早的产品,或者说能遗留至今的大多数的所谓海南黄花梨木家具是清代以后的产品。总之通过对明清花梨木家具史料的比对,更加可以证实明清黄花梨家具所用材质的这种认识。


可拆的展腿桌-图摘自《你应该知道的131件黄花黎家具》


二、关于明清黄花梨家具品种的鉴别问题

每个时代都会产生典型的家具品种,把这些典型品种发掘出来,对于黄花梨家具的鉴别,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在此仅以折桌与折叠桌作一说明。

《鲁班经》为我们认识明代万历时期的家具提供了丰富的感性形象,其中对折桌有这样详细的记载里:折桌的“框为一寸三分厚,二寸二分大。除框脚高二尺三寸七分整,方圆一寸六分大,要下梢去些。豹脚五寸七分,一寸一分厚,二寸三分大,雕双线,起双沟。每脚上二榫,开豹脚上,方稳不会动。”折桌的实物并不多见,但从所见遗物不难看出其年代都较早。见有黄花梨折桌一件(图一、图二),折桌长100厘米,宽100厘米,高86.5厘米。形制较为宽阔。桌腿可以拆卸,形成高桌与矮桌两种可供使用的形式。上部是有束腰、三弯腿矮桌,足端外翻,牙板上是简练有秩的壼门式花牙。下面圆型的案腿形式,分别由三横档固定两腿为一组,腿的上顶端高矮各有一露榫,分别固定于矮脚上。此桌制作年代应不会晚于明代。以后常见有“展腿式”半桌,应该是前者的滥觞,故大多保持着其形体的外部特征。例如上海博物馆有黄花梨展腿式半桌一件,(图三)长l04厘米,宽64.2厘米,高87厘米。这种形制的桌子比较特别,上部是矮几的形式,然后装上了4条圆柱础式长腿,显然是折桌固定后的一种造型。因此,这种品种的形成年代不会早于前者。这件半桌具有富丽的雕刻纹样,束腰浮雕几何花纹。在壼门牙子上,深雕双凤朝阳与祥云,另有角牙雕螭纹,在展腿的上端雕卷草纹,腿与桌面下的托档与卷云纹霸王枨相连接。显然,这类展腿式的半桌,做工考究,精而不艳,繁而不俗,独具匠心,是一件十分精美的家具,它与折桌有异曲同工之妙,应是明末或清初期的作品。


黄花梨折叠式平头案图摘自《明式家具研究》


《遵生八笺》是我们研究明代文人用具的重要文献,其中有关于折叠桌几的记录:“二张,一张高一尺六寸,长三尺二寸,阔二尺四寸。作两面折脚活法,展则成桌,叠则成匣……其小几一张,同上叠式,高一尺四寸,长一尺二寸,阔八寸”。雍正元年,在养心殿造办处的有关档案中,还多处提到对这种形制的“花梨木折叠桌”和“楠木折叠腿桌”进行修缮的记录。这类桌、案或几,都以方便携带,使用便利为优点,且设计灵巧,工艺精致,是一种较早形成的产品类型。这里可举黄花梨折叠式平头案为实例,(图四) 此案面长208.6厘米,宽63.5、高85.8厘米。做法是将案每侧的两足用3根横档连成一个可装可拆的构件。安装时把两足之间上部横档贴近案面下的穿带插上活销,拆时拔出活销;两边牙板两顶头都设置圆轴榫,用它插入案面端头厚板的轴空内,拆下案足,牙板可通过轴榫的转动而卧倒。竖起牙板仍用夹头榫夹住后将足顶头榫舌装进案面大边的卯孔即完成。此案也应是明末时期的制品。

随着时代文化风貌的变迁,一代又一代的黄花梨家具次第出产,同时展现在今天的世人面前。对黄花梨家具制作年代的鉴别,及其工艺、结构、装饰等等方面的考察,需要梳理它的历史发展脉络,作总体的把握。起初黄花梨家具就浸染了文人家具的基调,在创立初年,“尚古朴不尚雕镂,即物有雕镂,亦皆商、周、秦、汉之式”,纯正地体现着当时文人的审美趣味。明末清初以后出现转折,渐趋市俗化,体现在家具上,每每加以“雕饰文绘”。在《长物志》的记载中,作者就把文人使用的家具标准与媚俗虚张的市侩观念作了对比,并深感担忧时人“心手日变” 的趋势。 入清以来,许多文人在家具中也提倡“新奇大雅”,在原先已有的形制之外,更注重倡导家具的新颖和实用功能,以便能更多的满足日常生活的使用和需要。此时清式风格的家具已经萌发而流行,这也致使当时的花梨木家具出现了许多新的形式。清代中期清式家具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黄花梨家具作为一种独特的家具风格在清式家具的映衬下,其格调显露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趣味。无论在贵族还是在文人生活中,黄花梨家具在当时都并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毕竟已是强弩之末,不入社会主流,此时的黄花梨家具制作多为古代花梨家具形制上的模仿。因此,在中国木作工艺鼎盛的清代中期,虽然也有黄花梨木材使用,但黄花梨家具制造在形式上却表现出明显的程式化倾向,很多家具 装饰上华丽, 缺少了原有古朴的韵味和气质。这些都是我们今天在对黄花梨家具品种进行鉴别时必需具有的历史认知。


1古斯塔夫·艾克.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北京:地震出版社,1991:28.29.

2[明]王世性.吕景琳点校.广志绎.北京:中华书局出版,1981:33